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资讯>观点
吴三军:为好事讲好故事
时间 : 2015-03-24 14:46 来源: 中华慈善新闻网
摘要:
善客传习坊第二期主题沙龙正在进行之中。与通常的沙龙形式不同,现场更像一个小型看片会。一条条充满趣味和创意的公益短片,让人充分感受到了传播的力量。主讲人是来自首都经贸大学的公益传播学者吴三军。作为这些短片的制作人,吴三军通过分享幕后的创意过程,告诉在场公益人士一个经验,那就是:要学会为好事讲好故事。”

吴三军

中华慈善新闻网:请问您是怎么想到“为好事讲好故事”这样一个沙龙主题的?

吴三军:因为我们常说一句话,叫“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”这是传播的规律,却是公益的悲剧。因为负面信息天然具有传播价值。一个演员获得什么表演奖没人关心,但如果他吸了毒,打了人,甚至离了婚就马上有媒体报道,有网友围观,这是最典型的。

另一方面,公益传播者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。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忽略受众体验,传播观念落后。许多信息流于口号,抽象、空洞、乏味。这样的无效传播比比皆是。所以,我提倡的讲故事,并不是指狭义上的故事,而是指公益传播的内容,要像故事一样具有吸引人的元素,甚至要让受众主动去找你的故事,分享你的故事,实现传播的最大化。在一个互联网+自媒体时代,这种元素显得至关重要。

中华慈善新闻网:今天的沙龙,您那条关于暴走北京二环路的片子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请问您是怎么构思和策划的?

吴三军:没错,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实验案例,或者叫大胆尝试。之前见过不少借助行走来倡导某些公益理念或者捐款的,甚至走二环这样的事也早有人作过。但为了不让成为一个俗套的故事,我对自己的行走作了一些包装设计。我就想看看,这些努力是否会有效果。

中华慈善新闻网:都有哪些设计呢?

吴三军:很多行走项目走完了就结束了。而对我来说,行走只是一个开始,最终是要把行走过程拍摄成为一部有一定创意和影响的微纪录片。所以这里需要加一些故事元素。例如,在行走过程中,我会自述一些有趣的段子。其二是虚拟了一个蜗牛的角色。你想想,一个人走完二环没什么,但如果是一只蜗牛呢?于是,这个片子的名字就叫作《一只蜗牛的暴走》

中华慈善新闻网:从您今天的分享来看,以视频居多。请问这是因为什么呢?

吴三军:这是由视频这种形式的地位决定的。随着视频制作门槛的降低,以及带宽网速的大幅提升,视频传播的效力也在大幅提升。比如,去年的最火的公益传播案例---冰桶挑战是基于视频的。视频和故事的最自然结合,当然就是微电影了。你可以用它来实现个人的导演梦想,也可以用它实现更大多数人的福利梦想,这就是公益微电影。创意制作精良的公益微电影一样可以打动人心,实现互联网上的病毒传播。

中华慈善新闻网:除了视频的这种优势,是否还与您个人的专业与教育背景有关呢?

吴三军:是的。我个人1999年进入中国传媒大学攻读博士。传媒大学被称为电视人的黄埔军校,而我当时攻读的博士专业---电视艺术学也是全国首批招生。之后,我进入首都经贸大学任教,也一直在主讲影视编导课程。同时,也在不间断地参与社会上的影视作品策划与创作。主要是数字电影、企业宣传片、广告等等。因此,不论在理论,还是实践上都有了一些积累。

中华慈善新闻网:那又是什么样的契机,使得您从纯粹的影视圈跨入到公益圈的呢?

吴三军:2012年我赴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作访问学者。那所大学下面有一家奈特环境新闻研究中心,专门研究如何利用媒体报道环境问题。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专业的机构,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公益与传播跨界的价值和意义。

也许是一种命运的有意指引吧。我回国后接拍的第一条广告片就是公益主题的。当时是与西城区团委合作,拍摄几位青年志愿者服务社会的故事。因为这样的一个契机,所以很快地我就在北京的公益圈打开了一个进入的缺口,结识了大量的公益机构负责人。目前,我也受邀担任了一些机构的兼职或者理事,负责传播方面的一些事务。

中华慈善新闻网:最后一个问题。您在大学作教同时,还经常从事影视创作。那是一个名利双收的热门行业。为什么现在您会对相对冷门又非营利的公益传播感兴趣?

吴三军:你说得冷门这个概念很对。但换一种积极的说法,公益传播又何尝不是一片蓝海呢?从国际上看,民间公益早已和政府、企业一道,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稳定的三股力量之一。中国从目前看还是政府独大,企业次之,但将来必将也形成这样的格局。十八大有关决议实际上已经释放了类似的信号。我不过是提前作了准备而已。因为我始终坚信这样一句话:埋下种子,静侯春天。

标签:
政  府  |
媒  体  |
公益品牌  |
合作伙伴  |
(排名不分先后)
68*25px68*25px